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章节目录 第一一四七章 有这么便宜

本章节来自于 美女赢家 http://www.batucn.com/0/499
    下楼梯,杨景行厚着脸皮跟何沛媛肩并肩,小心观察姑娘的脸色。》乐>文》小说し何沛媛目中无人,好像有不太高兴的心事,比较细微,但美丽的底子有显著放大效果。

    杨景行试探:“怎么了?衣服确实好看呀,没说你人漂亮,也不行?”

    何沛媛只是斜一眼,继续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一楼过道,乐务的年轻女同事从一间办公室出来进对面的办公室,似乎有什么急事,看见上面下来的两个人就仓促点下头,但不等这边回应就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楼发现停车场已经很稀疏,走了几步的何沛媛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背影有点危险,就半回头盯一眼落后自己两步的杨景行,用上一种成功反击后带着轻蔑的语气:“现在高兴了?”

    杨景行连连点头,简直得意,很快又心虚:“也没,不敢高兴得太早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似乎确定自己掌握了决定权,转身继续走,下巴稍微抬起了一些。

    杨景行缩短和姑娘的间距:“吃完饭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走了三步才警告:“别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嘿:“那饭是吃定了?”

    何沛媛不说话。

    杨景行坦白:“小时候找我妈要零用钱,想要一百就开口五百,有时候能得两百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对杨景行的经验没兴趣。

    杨景行有点酸楚:“有时候还能挨顿打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扑哧,不过训练有素地憋住了大半,然后斜眼一瞧,脸上似乎是被逗乐的不甘心结合上对无赖挨打的喜闻乐见:“……给你十块!”

    杨景行挺有理财意识:“十块,好,我先攒上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好像有点后悔,看前方,小声了点:“陆指和陈老师的车都还在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怕:“快点,别遇上了,时间宝贵。”

    上车,看何沛媛插安全带,杨景行也效仿。

    何沛媛是学有所得:“好习惯,随时要记得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点头: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你回家,在高速路国道上开很快。”驾照都没拿到的何沛媛还来劲了:“很多很多事就是一瞬间,去年国内因为交通事故死亡的至少有六七万人,每天两百人……”这姑娘似乎不想过多说这个沉重话题,看路,像是检查司机架势细节。

    杨景行新奇:“驾校还教这个?”

    何沛媛摇摇头:“教练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觉得:“教练不错啊……我高中同学,还是室友,他爸爸就是开车不小心,右腿只剩一点了,人差点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很是皱眉,但是不同情:“残疾算运气好……你们高中的时候?”

    杨景行说:“大一……不过也算因祸得福,让我同学成熟了很多,高中那会比我还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就没句好话:“物以类聚……没听你说过,你没去看望?好歹室友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说:“去看了……那时候刚跟陶萌分开没多久,过去一看,发现他和他女朋友特别恩爱,根本不需要我安慰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看看杨景行,轻微撇嘴:“嫉妒呀……家人出事还有心思恩爱?”

    杨景行摇头:“不是甜蜜……他自己的意思就是女朋友那时候是他的精神支柱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大概懂点地点点头:“……还在一起吗?他们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点头,好笑:“恩爱也甜蜜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又问:“你们平时联系吗?你有几个室友?”

    杨景行说:“两人间,偶尔才联系,他曲杭的,也忙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来了就聊一聊,何沛媛愿意了解一下杨景行的高中生活,包括怎么会决定来浦海,感觉这是源头,然后是怎么样遇到李教授的。

    杨景行隐瞒了自己的不光彩过去,还吹嘘所谓的奋斗和天赋,甚至还不要脸的认为自己家的经济条件在班上算中等偏上,因为尚浦并不是什么贵族学校,入学门槛不是很高,不过校纪是挺严。

    聊了好一会了,何沛媛才想起一个名字:“陶萌是不是初中部的?”

    杨景行点头。

    何沛媛觉得:“他们不是应该从小就出国吗?”

    杨景行也不懂:“好像是要扎根于群众,免得脱离大环境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面朝司机多一些,笑得温柔,语气也很朋友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?是不是一见钟情?”

    杨景行要想一下,有点尴尬:“……没什么一见钟情,不过我发现了,第一印象确实有很大比重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挺八卦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想……”杨景行似乎回忆:“过来读书之前,浦海我只来过三四次,人民广场在什么方位都不知道。在九纯的时候以为自己最不得了,扬武扬威不可一世,我爸就想办法了,把我送到浦海,说整个学校就我最穷最落后,其他的都是亿万富翁高官子弟,让我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的笑容比较灿烂,似乎赞赏杨程义的决定。

    杨景行嘿:“当时我确实有点心虚,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……反正刚开学我就服软了,陶萌是第一个能管住我的班长,之前我真没想过要跟班长低头。当然,表面是低头了,但是内心还是很不服气的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成:“所以就喜欢她了?”

    杨景行摇头:“第一印象,我的陶萌的第一印象就是……有点高不可攀,对年少没见过世面的我有点冲击力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鄙夷又开心的表情:“其实就是喜欢,男生……”

    杨景行还是摇头:“距离喜欢还有距离……你也一样,第一次见你是零五年,中秋音乐会……”

    何沛媛嫌弃反感:“讲过几百次了……别说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举例子。”杨景行其实感叹:“五年了,现在想起来……当时我坐得太远,看不清细节,但是知道三弦肯定是个大美女。也是太天真了,那时候还以为音乐学院有不少这种美女,还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哼哼哼地嘲笑,不过也跟快反应过来:“当然多,那么多!”

    杨景行不敢得罪揭穿,只嘿嘿一下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笑什么!?”何沛媛生气了,眼珠一转:“看见老齐了吧?喜欢吧?”

    杨景行狗胆包天:“先说你。那时候我刚刚入门,甚至没入门,二胡板胡都分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何沛媛配合着白眼苦口婆心地讽刺:“知道知道,天才,你一天就能学会天下所有乐器,看了就会就精通,行了吧?”

    杨景行不反抗:“也就是因为我那时候水平低,一下子就被《魂斗罗》震撼了,对民乐的感情就是那天打下来的,这真的能算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呵:“你跟老齐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很耐心:“不是说人……那天反而没太注意人,你也好齐清诺也好,我没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真是无可救药:“对哦,那时喜欢的是陶萌。”

    杨天才的限度似乎也被触碰到了:“能不能好好听我说?”语气都不算求情了,协商吧。

    何沛媛略冷脸,这姑娘的冷脸分两种,一种是上嘴唇微微噘起的,就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杨景行继续:“所以当时也只有一个大概的想象,觉得三弦肯定就是艺术院校里面的大美女,很受男同学欢迎,追的人很多很多,可能已经一个富有帅气的男朋友,让其他人只能远观……原谅我的俗气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轻哼:“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又回忆:“严格意义上讲,对你的第一印象是银马家居那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何沛媛看看杨景行,还是接话:“荣幸呀,被天才,让天才有印象了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不受影响:“当时好远就看见你,穿一身红旗袍坐在门口的位置……其实我不喜欢你那天化的妆,还是齐清诺帮你化的,但是当时上楼去找你,再看到你,就觉得特别漂亮。已经不是赏心悦目,真的对我的视觉和心理都有不小冲击力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看路,好像是严肃分析了一下杨景行的话,用几秒钟才找出问题:“不喜欢就别看。”冷冰冰的,嘴唇没噘。

    杨景行提醒:“怎么不按套路了?应该问我是不是喜欢上了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呵:“你说了不喜欢啊,不好意思,吓到你了……你早说呀,就不坐你的车了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解释:“不喜欢的是化妆,不属于你的东西,画蛇添足过犹不及的东西,增之一分则太长……不过也好,让那些人看到的都只是简配版的媛媛,我看的是顶配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依然没好气:“顶配你个头!”

    杨景行又说:“可惜粉底也没遮住你的笑,当时最冲击我的就是你的笑容。我本来以为只要是美女就行了,以为你会疲倦烦躁,然后发现你笑得很认真。猛然之间就确定,媛媛不是我的俗气认知中的那种美女,那种感觉就像刚认识你,全新的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继续看路,然后依然:“不笑难道哭?谁给你钱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杨景行摇头:“那天家具城里那么多模特,说实话我也看了几眼,但就算我不认识你,那天我也会发现那个红旗袍姑娘跟别人都很不一样,有精气神……感觉你是在对自己笑,不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不予置评,似乎不想理司机了。

    杨景行想起来好玩的:“记得吗?那天我跟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把头扭过去了,看车窗那边,不耐烦的语气:“不记得……你往哪儿开?”

    杨景行说:“老码头,走中山南路,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何必绕这么远。”何沛媛嫌弃之后还是留点余地:“也行,可能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嘿:“现在有点担心了,不知道菜怎么样,别给我搞砸了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居然还没放弃呢:“早知道我就化妆,粉底有多厚扑多厚!”

    杨景行好笑:“现在想这个晚了,已经是爱屋及乌的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像是被针刺了一下,上身一挺,朝司机瞪眼:“你少假惺惺!行,你说的……我眼影呢?”翻包包。

    杨景行赌一把:“行,你包包里要是有眼影就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的右手一把掏出一支来,刺杀一般戳向司机:“怎么说?送我回家!”

    杨景行边摇头边叹气边笑:“真输给你了……我是二百五吗?睫毛膏以为我不认识?”

    何沛媛的气焰顿时消失,只剩下点懊恼:“我忘带了……就知道骗不到你,什么没见过了,那么多女朋友的人。”气焰又上来了点。

    杨景行苦楚解释:“化妆间休息室见过无数次了,那么大一个盒子,你包包能装下?”

    何沛媛瞟瞟杨景行:“是呀,那么大盒子,肯定骗不到你,失败失败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想起来:“口红还在家里,会不会过期?”

    “过期了好。”何沛媛又有了温柔甚至开心的笑容:“哎,你喜欢老齐是不是因为她不化彩妆?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没这个原因。” 杨景行摇头,然后主动:“对了,还没说她,也是第一印象……其实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想跟她交朋友。不可否认她很好看,但是她的好看,感觉有点,是不是有点净化心灵?”这不知死活的东西还看何沛媛,似乎需要认同。

    何沛媛点头的,而且样子认真:“他们都说她的样子让人觉得舒服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嗯:“我也觉得……跟你说,苗苗原来说你比诺诺漂亮,我还批评她了呢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简直欣慰,顿时神清气爽:“对呀,该批评。本来就是,是比我好看啊!”

    杨景行连连摇头:“不是,不是比你好看,我是觉得不能这么比。你们俩比外貌对彼此都不公平,根本不该比。到你们这个程度根本就不是高下之分了,作比较就是强行拉低你们的水平档次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近乎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庸俗!”杨景行简直来气。

    何沛媛呵呵两声。

    杨景行还没点意识到危险:“如果不认识你们,走在路上遇到你们,我肯定一只眼睛看一个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惋惜:“在单位的时候你不好好看现在说晚了。下次记住了,只管看,看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你了。”杨景行惊喜了:“吃醋呀?”

    何沛媛冷笑一声哼,高八度。

    杨景行还是要解释:“我这是站在回忆的角度……算了,不说了,饭还没吃上,别让我自己搞砸了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认真提醒:“还差一个?念念不忘这么快就忘记了?”

    杨景行自作多情:“那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好笑:“和我有关系吗?凭什么生气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有点叹气:“我第一次见喻昕婷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何沛媛惊喜:“哦,是喻昕婷呀,我还以为是别人呢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还是说:“那年过年之前备考,当时看喻昕婷是觉得真的让人心疼,租的琴房条件那么差,她小姑娘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何沛媛是不是进入状态了:“小姑娘,多小?”

    杨景行自我感觉良好:“我是男人……你在我眼中也还是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龇牙咧嘴:“……滚!”嘴唇发音有点慢动作。

    杨景行呵:“其实这些事你也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何沛媛否认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杨景行不嬉皮笑脸了:“好像,跟你也坦白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何沛媛立刻警醒:“……谁要你坦白了?你别搞错了!”

    杨景行又气:“你也没让我追你啊?如果都要经过你允许,我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何沛媛眉毛一皱瞪向司机,简直有点苦大仇深,微噘的嘴唇还有屈辱不甘:“……这就算坦白?有这么便宜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 (霸图中文网http://www.batucn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如果您认为《美女赢家》不错,请把《美女赢家》加入书架,以方便以后跟进美女赢家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
美女赢家》最新章节地址http://www.batucn.com/0/499/
霸图中文网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,没有最好-只有更好,霸图中文网一直在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