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大结局 一

本章节来自于 农家有儿要养成 http://www.batucn.com/152/152870
    面对夫妻两诧异的神情,韩真闲适地端起桌面上的杯子,品了口茶,“所以,你看,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,我认识安平公主的时间也不比你晚多少。”

    这话语气虽波澜不惊,可听在耳朵里,总有股挑衅的感觉在,宝春下意识看向旁边时,那人果然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晚,亏你还说的出口。”荣铮冷笑了声,“难道你已经忘了,当初你是怎么将人绑架上山的?”

    韩真放下杯子,“这个自然没忘,认识的过程是有些不愉快,但你们不是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吗,若没有绑架一事,在下也无缘结识,我是不后悔,可不管怎么说,当时的手段的确造成了不小的困扰,在这儿,我还是应该说声抱歉的。”

    宝春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刚来这个世界不久,所遭遇到的惊心动魄的绑架会是北乌太子主使的。

    当时的她差点没吓几个死,恨透了山上的那些绑匪,若是抓到,当场手刃了他们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可是,知道是他,她能说什么,自然是一笑泯恩仇啊,毕竟,她还指望人家帮着救她家小儿子呢。

    宝春忙笑着说,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没什么抱歉不抱歉的,正像你说的不打不相识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荣铮瞪她,宝春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荣铮看向韩真,“你这话还真是前后矛盾,刚才还说对神殿没兴趣,这会儿又承认几年前就已潜入大荣,你不会想说潜入大荣只为游玩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只为游玩,那代价可真够大的,差点没被荣小王爷要去了小命。”韩真说,“我的确对那些不感兴趣,可也不见得就希望神剑落入国师手中,若真被他掌握了什么神之力量,那天下还有谁能奈何得了他?到时,天下必将一片大乱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叹了口气,“神剑虽没落入他手,可跟在他手里也没什么区别,谁也想不到他竟如此卑劣,拿孩子进行要挟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,荣铮就气急败坏,“我管不了那么多,我首先要保证我儿子的安全,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,想要神之力量也好,阻止国师得到也罢,这些都是在我儿子安全了之后,随便你怎么样,到时算我荣铮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韩真站起来,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安排人好好照顾之后,谈妥了一些事情,夫妻两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荣铮走在前面,依旧不理人。

    宝春不由暗叹了声,小儿子被掳走,她知道,他比自己还要心痛,毕竟,他比谁都要疼孩子,他把亏欠了小酒的全都寄托在了这两个小的身上,碰到这样的事,他比谁都要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之前,他百般看韩真不顺眼,今天难为他隐忍下来。

    说老实话,宝春不是没有心虚,韩真的话太过于震惊,她都已分辨不清他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。

    宝春走快了几步,硬着头皮,拽住了那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那人倒是停下了脚步,不过视线却是望向别处。

    宝春看他这副样子都不知道该哭还是笑,“气了这么久,也该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生气。”那人硬邦邦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宝春撇嘴,都这样了还死不承认,“咱们谈谈吧,有问题还是要沟通,生气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没生气。”那人回头猛地吼了句。

    宝春被吓了一大跳,拍拍胸口,“好,好,没生气,没生气行了吧,”趁机挽着他的胳膊,“那咱两说说话呗,你都几天没理我了,外人都还以为我被嫌弃要被你抛弃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巴不得的吧,这样你也好离开去做北乌的皇后,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”荣铮语气不无酸气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提到了这茬,宝春赶忙表忠心,头摇个不停,“绝对没有,我从未这样想过,再说,人家也只是说笑而已,你还当真了,你也不想想,我都三个孩子的妈了,都快人老珠黄了,谁还会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荣铮瞪她,“人家若是真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坚决不去。”宝春赶紧表明立场,“我又不喜欢他,别说是皇上,就是玉皇大帝也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荣铮的脸色缓和了些,“还玉皇大帝,你还真敢说,不怕闪了舌头。”

    宝春笑了笑,“这不是打个比喻吗?你被看上,我都不一定被看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什么话。”荣铮瞪眼。

    “说着玩呢。”宝春拽着人往前走,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这人其他都还好,就是这脾气,能不能改改,你若是对我哪里不满,不痛快,你就说出来,你不说光在那儿生气,谁知道你在气些什么,有人曾经说过,夫妻之间冷战最容易感情破裂生份……”

    荣铮突然停了下来,黑黝黝的眼神盯着宝春,“你不知道我在气什么?还用得着我说?就是我说出来,你就会对我坦白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宝春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荣铮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往前走了几步,站住,“我不是生你的气,我是生我自己的气,我气我自己,太无能了,之前,你落崖的时候,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现在孩子被掳走了,我还是只能看着,做不了什么,将来还有那个见鬼的什么神殿,又跟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有个什么不测,我更是只能看着了,我连个国师都斗不过,更惶恐对付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宝春愣了会儿,忙说,“国师,可是连师傅都很难对付得了,更何况你,这不是你的错,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,我承认我瞒了你一些事,不过,这并不是欺瞒,我只是觉得还没到时候,到了时候,我自会将一切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荣铮凝视她好大一会儿,才点头,“好,我不问,我等着你来告诉我,不过,眼下,我要提醒你的是韩真。”

    “他又怎么了?”宝春问。

    “那人一看就心怀不轨,还报恩,在北乌的时候,我就看出来他看你的眼神不对。”荣铮握紧了拳头,“这次看似来帮忙,谁知道安着什么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安什么心,只要他手里有玄武,我们就不应该将人往外推,眼下最重要的是儿子的安全,我们只能选择相信他。”宝春叹了口气,“直觉上,这人我们应该能信。”

    荣铮抱胸,“若他真像他表现的那样,就当我欠他一个人情好了,随他差遣。”

    宝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过会儿,荣铮又说,“你小舅说的一点没错,这人果然心机够深,持有玄武,在国师眼里底下都愣是没被发现,让他做北乌的皇帝,真不知是对还是错。”

    “总比他爹要好,就算他是头狼,咱们求的也不过是两年的休战期,两年过后,不管是战还是和,大荣都不怕他,不管以后怎么样,至少现在我们是站在一条线上。”宝春说。

    荣铮看她一眼,“你不用一再地提醒,我知道孰轻孰重,只要他帮着我们救回儿子,我拿他当菩萨供着都行。”

    宝春不由噗嗤笑了,她实在想象不出,这人拿韩真当菩萨供着的样子。

    荣铮脸上也露出了笑意,揉揉媳妇的脑袋,将人抱在了怀里,埋在媳妇的脖颈处,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我们不要再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宝春满头的黑线,说的好像是她主动吵架似的,况且他们根本不是吵架,“是你先不理我的。”

    某人说了,“我不理我,那是因为我在生你的气,你就不会主动点?”

    宝春愕然,“刚才你还说没生气呢,你到底是生还是没生?”

    “不管有没生,你做错了事,不应该极力讨好吗?”那人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宝春傻眼好一会儿,面对某人振振有词的歪理,一时间竟找不出话来反驳。

    玄武出现,四大神剑算是齐聚了。

    当下宝春便告知了慧真大师。

    慧真大师看到四把神剑,不由神情复杂地叹了声气,“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宝春听出了师傅话里的矛盾和无奈,不由说,“到时我四人跟着去,如果有可能,尽力不让国师得逞。”

    慧真摇了摇头,“我会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几人足够,况且还有饕餮呢。”师傅作为神殿的守护者,却还帮着开启,岂是尴尬两字形容得了的,宝春不想他为难。

    慧真却说,“他修炼了蛊王,别说你们,就连我都不是他的敌手。”

    “蛊王?”宝春上次就想问了,只是没找到机会,“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修炼了蛊王?”韩真惊讶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宝春看他。

    韩真脸色很是慎重,“这人简直疯了,竟把自己炼成蛊王了,难怪他急着开启神殿。”

    姚战说,“他不但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”

    “神殿跟蛊王有什么关系?”宝春一脸的疑问。

    慧真说,“南边养有一种蛊,种到体内,可以增强功力,甚至刀枪不入。”

    荣铮说,“失踪的那些江湖人种的就是这种蛊?”

    慧真点头,“正是,不过,蛊只是存在于他们的体内,起到一定增强功力和控制的作用,并没加以炼化,所谓的蛊王,就是彻底地将蛊与自身融合在了一体,人和蛊合二为一,功力增强何止数倍,可以这么说,现下已经没人能奈何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蛊真有这么厉害?”宝春无比震惊,“他都如此厉害了,为何还要一心开启神殿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他修炼到了蛊王,才急着要开启神殿。”韩真说,“否则,他性命堪忧。”

    慧真大师说,“功力的大幅度提升,势必要付出一定的代价,而蛊王的修炼,功力是提升的很快,可燃烧的却是寿命,这跟魔鬼做交易没什么区别,所以,他希望得到神殿的神之力量来克服体内的蛊王。”

    “神殿里真有神之力量?”荣铮问。

    几人都看过来,慧真说,“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,白家守护着地图已经有千年了,千年来,神殿都没被打开过,开启神殿的钥匙四大神剑,分别有四大家族持有,也传承了千年,从这点就可以看出,地图和钥匙分开,初心就是不想让人打开。”

    荣铮看了媳妇一眼,不由问,“可那国师说什么已经到了开启的时机了。”

    慧真叹了口气,“白家是曾预言,千年后神殿将再次开启……只是我大哥心思偏激,若真被他掌握到了什么神之力量,到时将会更加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正如慧真所说,国师那边很是着急,得知玄武找到后,就要求立即出发。

    宝春这边,除了四大神剑的持有者之外,去的就是小酒和慧真大师了,其他人一律没带。

    就是小酒,荣铮和宝春都不想他去,怕他有危险,可这孩子从小到大都不是听话的主儿,尤其这次弟弟被挟持,熊孩子气得都恨不得将那些坏人大卸八块,看人的眼神别提多凶狠了。

    不让他去,光凭那股狠劲,估计他们前脚走,他后脚就能跟上去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闹闹哭的跟什么似的,仿佛也知道他们这次前行凶多吉少,不知何时能回,哭的一家三口全都红了眼,小酒更是亲了又亲,哄着妹妹,最后一家愣是硬起心肠离开,连头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汇合的地点,在安阳所居住的尼姑庵。

    一行人到时,国师和安阳已在门外等着了,后面跟了不少被控制了的江湖人,现在,应该说是国师的人。

    三儿被抱在国师的怀里,宝春看到,顿时湿了眼睛。

    小酒一看到弟弟,就要上前,只是中途被他爹抱住,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国师和他身后的安阳。

    三儿似乎也感觉到了家人在,哭了那么一阵。

    国师的耐心倒是出奇的好,不但没有训斥,还哄了那么几下,等孩子不哭了,对宝春说,“这孩子又省事,又乖巧,我还挺喜欢的,所以,你们不用担心,我是不会亏待他的,相反的是,我这人一向很喜欢孩子,只要你们帮我打开神殿,他定会毫发无损的回到你们身边,关于这点,你倒是可以问阿战,他小时候就是我一手带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宁愿你没有。”姚战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杀人全家,居然还好意思提养育的事,若不是你,人家一家不知多幸福呢。”韩真说。

    “但也不能否认,我养育了他这个事实。”国师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姚战青筋直跳,“灭门之仇,我一定会报的。”

    国师不无遗憾,“其实,我是真拿你当儿子养的,我自己的亲生女儿,我对她都没有对你尽心。”

    韩真说,“你这样的人那来的心,你对他好,无非是想他替你办事罢了,他不过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,现在打亲情牌只会让人觉得恶心,兄弟,你可不要被他骗了。”

    国师说,“不错,我是他灭门仇人,只是,我对他如何,他自己心里清楚,我等着他来寻仇,倒是你,很让我出乎预料。”

    韩真嗤了一声,“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国师笑笑,“的确,你此时亮出玄武,让人很是费解,你是冲着与他们的交情,抑或是别的?当然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神剑在,所以说我的感觉是没错的,四大神剑将会逐渐齐聚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眼神看的是宝春,荣铮阴沉着脸,不动声色地移动身子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国师没再继续说下去,视线转向了一旁的慧真,笑的很是神秘,“虽然你被选作地图的保管者,不过我敢保证,你肯定不知道神殿位于那里?因为,你不敢看,你怕看了也会忍不住去找。”

    慧真看着他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国师凑近了些,笑容加深,“就是你这个出家人都抵抗不住它的诱惑,强大的力量,没人不想拥有,体会,即使你不想,它也会召唤着你,日夜不停,就像一个魔咒,直到找到,这个魔咒才会解开。”

    慧真说,“这是你心中的执念在作祟。”

    国师摇头,坚决道,“这是神之力量的召唤,它本就属于我,等我掌握了它,还管它什么军队,到时我挥一挥手,他们就会烟消云散,你不是不喜战争吗,到时,我统一了诸国,自然就不会有战争的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慧真说,“你追求神之力量,不过是想达到杀戮的目的,战争的停歇,靠的不是杀戮,杀戮只会带来更多的反抗和战争,你对力量的执念太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。”国师不耐打断,“你还是猜猜神殿在哪儿吧?”

    慧真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天山。”国师说。

    “大月国的天山?”宝春不由问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国师说,“那可是个神秘的地方,其实,我早该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一篇文最重要的就是结局了,因为,全篇文就在为这么一个结果服务,越到最后,我反而不敢下笔了,构思了好几天才动笔,结局不知道有多少字,反正也不打算连载了,攒结局写,下次更新时间在十四号。

    t (霸图中文网http://www.batucn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如果您认为《农家有儿要养成》不错,请把《农家有儿要养成》加入书架,以方便以后跟进农家有儿要养成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
农家有儿要养成》最新章节地址http://www.batucn.com/152/152870/
霸图中文网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,没有最好-只有更好,霸图中文网一直在努力!